行业动态

文化国企改革敏感期,一份重要文件正在广电文化系统流传

最近,一份“关于深化国有文化企业分类改革的意见”的文件在文化宣传系统引起了不少议论。

这个意见由中宣部、网信办、财政部、文化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等五部委联合出台(中宣发【2016】22号),这个意见让文化国有企业也的改革方向,文化国有企业一直困惑的分类等问题有了清晰的定位和了解,字字珠玑。

在国企改革的大环境下,这个意见出台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1、定性

这份文件的全文并没有公开,这充分说明了其敏感性,但从其起草的单位和报送的政府部门来看,又可谓份量极重。

这份文件,将对各地各有关部门深化国有文化企业分类改革工作作出具体部署。

从文资办等官方公开的摘要来看,其实把这份文件的核心思想传达出来了:

一是积极稳妥推进。在国有企业改革大框架下,充分体现文化例外要求,与国有企业功能界定和分类相衔接。在之前国务院、国资委关于国有企业改革的纲领性文件中,均指出文化类国企另据相关规定执行,可见文宣系统的重要性和敏感性。

二是区别分类施策。依据企业战略定位、功能作用、改革发展现状及其主营业务和核心业务范围,将国有文化企业分为新闻信息服务、内容创作生产、传播渠道、投资运营和综合经营5种类型,区别对待、分类改革,确保资产保值增值,增强核心竞争力。这是这份文件的核心,文化类国企将在5大类区分下进行分门别类的改革,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改革的方向是什么,都有明文规定,不得越位。

三是抓好组织实施。根据国有文化企业功能界定与分类改革要求,不断完善业绩考核、领导人员管理、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等具体方案,提出有针对性、差异化的政策措施,切实抓好落实。国企改革不能一哄而上,按照之前改革经验,肯定是试点先行、有序推进,文化国企也不例外,而且还要体现出差异性,不然为什么要讲文化例外?下一步估计就是各地文化国企试点申报了。

2、规矩

国有企业改革框架下,充分体现文化例外是硬性规定,这是最大的规矩。而企业分类是构建文化特色的现代企业制度、实现活力竞争的重要举措,这也是这份文件最大的价值所在。

为什么是现在下发?这里就不得不提到另外两份文件。

1、《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中发【2015】22号)。

其中指出:划分国有企业不同类别。根据国有资本的战略定位和发展目标,结合不同国有企业在经济社会发展中的作用、现状和发展需要,将国有企业分为商业类和公益类。按照谁出资谁分类的原则,由履行出资人职责的机构负责制定所出资企业的功能界定和分类方案,报本级政府批准。

『商业类国有企业按照市场化要求实行商业化运作,以增强国有经济活力、放大国有资本功能、实现国有资产保值增值为主要目标。』

『公益类国有企业以保障民生、服务社会、提供公共产品和服务为主要目标。』

2、《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推动国有文化企业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实现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相统一的指导意见>的通知》(中办发【2015】50号)。

其中有这样一段论述:建立健全两个效益相统一的评价考核机制。研究制定文化企业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办法,充分考虑不同类型国有文化企业的功能作用,明确社会效益指标考核权重应50%以上,并将社会效益考核细化量化到政治导向、文化创作生产和服务、受众反应、社会影响、内部制度和队伍建设等具体指标。

可见,分类改革文件出台是对上述两份文件的细化,今后文化国企改革的方向和路径都得按照这份文件的规矩来。

3、方向

通读上述几份文化国企改革文件,关于5大类文化国企改革的具体措施都有一些描述,常话短说总结提炼如下:

新闻服务类企业

1、媒体结构调整、制度创新、媒体融合由相加到相融;

2、事业与企业分开;

3、采编和经营分开、禁止混编;

内容创作生产类企业

1、鼓励已上市国有控股公司把符合条件的资产全部注入上市公司。

2、探索国有文化企业资本纽带或项目合作,同民营文化工作室、民营文化经纪机构、网络文艺社群等开展多种形式合作。

传播渠道类企业

1、突出安全性、先进性、创新经营管理机制,推进跨地区并购重组。

2、广电传输网络企业要主动适应互联网快速发展、三网融合深入推进的新形势,发挥广电传输网络“防火墙”作用,加快网络整合和智能化建设,推动技术改造和业务升级,建立互联互通、安全可控的全国性数字化文化传播渠道。

投资运营类企业

1、探索以管资本为主加强国有文化资产监管,选择部分国有独资性质的文化企业集团公司,开展改组为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的试点。

2、组建国家文化投资控股公司,作为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对部分中央文化企业实施联合重组、资源整合。

那些文化国企,特别是中央文化企业将是第一批改革试点对象,值得关注。

4、生态

文化国企改革,事情敏感,工作复杂,企业分类改革只是其中的一个环节,其它包括人权、财权、事权等都是重中之重。唯有进行系统化改革,国有文化体系才能建立起适应社会经济发展和现代传播规律的政治与产业生态。

其实,上述几份文件或多或少都提到了一些点:

对特殊业务和竞争性业务实行业务板块有效分离,独立运作、独立核算。

在石油、天然气、电力、铁路、电信、资源开发、公用事业等领域,向非国有资本推出符合产业政策、有利于转型升级的项目。

允许将部分国有资本转化为优先股,在少数特定领域探索建立国家特殊管理股制度。

推动出版、发行、影视、演艺集团交叉持股或进行跨地区跨行业跨所有制并购重组。

鼓励有条件的地方组建或改组国有文化资本投资公司,设立国有文化资本投资基金。

推动党委领导与法人治理结构相结合,企业党委成员以双向进入、交叉任职的方式进入董事会、监事会和经营管理层,党委书记兼任董事长,切实履行内容导向管理第一责任人职责。

把加强党的领导与完善公司治理统一起来,加强分类指导,创新资产组织形式和经营管理模式,建立健全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实现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相统一的考核评价标准。

实际上,现在很多文宣系统的企业改革都或多或少往上述规定上靠了。接下来,中央相关政府部门,地方相关部门的配套文件、实施细则都都会陆陆续续出台。